探寻雅鹊河的源头

一名雅水河。  发源于莱山与绛山中间小口子之阴旁,纳莱山北面及马岭西面、绛山东面诸涧谷之水,经莱山月主祠下绕行周家村西北角,东经马家村西行于石罅中,汹涌震动,俗称响坝河。一名雅水河。

  发源于莱山与绛山中间小口子之阴旁,纳莱山北面及马岭西面、绛山东面诸涧谷之水,经莱山月主祠下绕行周家村西北角,东经马家村西行于石罅中,汹涌震动,俗称响坝河。”又载:“莱山之宽口涧南股尾端之猫头顶西下低落成一隘口俗名小口子。”小口子,是莱山支脉绛山最南端,与莱山宽口涧南岭山脊向西而下折而向北,延伸交汇处的一条羊肠小道,是庙周家村向南通往磨山迟家村和南部七甲、下丁家山区的唯一通道。

  总体说来,小口子处于由莱山西坡、宽口涧南岭及绛山山脉构成山谷的西南角,不过这段关于雅鹊河发源于小口子之阴旁的说法比较笼统。关于雅鹊河源头,旧志中还有更具体的记载:“主峰西北迤下,巉岩屹立,峰尖挺露。其下深谷支歧,崆峒互峙,又下,蔚成平坦一区:茂林丰草,漫无人径,即俗呼之老猪窑也。越岭而南即豁子夼。再下,两峰夹峙,断崖无底,清泉潺潺由高而下,为县第二瀑。

  右旁一谷相通,捻乱避此者甚多。瀑布之水西北行三里许,注入莱阴河。源崖下曰沓拉夼,与豁子夼之间,有谷曰宽口涧,长亦三四里,莱阴河发源处也。”(标点符号为笔者所加,下同)这段话是对于莱山西坡的雅鹊河两个源头———老猪窑和宽口涧的描述。老猪窑出口为“黄县第二瀑”,再下为沓拉夼。从山涧流水方向来讲,莱山西坡和北坡应近似以小天为界。

  小天,是位于莱山主峰东北侧的一座山峰,小天南面应为莱山西坡。整个莱山西坡自南往北,严重由豁子夼、宽口涧和沓拉夼等涧夼构成。而莱山北坡之水,严重包括自西向东排列的黑夼和大夼(大夼东岭为自南而北的马岭山脊)之水。因此,目前可以探明的是,雅鹊河源于莱山深处的水包括四部分:莱山北坡、西坡(包括沓拉夼和宽口涧,不包括豁子夼)、南面宽口涧南岭和绛山南段东坡四股水流。

  它们在庙周家村西北角汇合,然后穿过村子向北流去。一条河流最初水流相对较小,在流的过程中遇到其他的溪流,然后不断地变宽广,结尾浩浩荡荡地到达大海。

  所以,找终点不难,难的是起点。世界闻名大河包括我国黄河长江这样的母亲河,源头地理位置的确定一直被视为巨大的地理发现。在国际上,确定河流正源有三大标准,即“河源唯长”、“流量唯大”、“与主流方向一致”。一条大河,哪怕最知难而进只是涓涓细流,也一定有一个正源即正确的源头,这就是她沿途哺育的人们的根。

  探寻河流源头的原则也如此。旧志把菜阴河的源头定为老猪窑和宽口涧。老猪窑,小天东南岭上有一巨石,形似猪,曰“老猪石”,前人又曾在此伐薪烧炭,故名。由老猪窑东进深涧是一片凹地,里面森林茂密,人迹罕至。早先,笔者对于雅鹊河源头的意识也停留在老猪窑和宽口涧上。近年来,随着对莱山研究和考察的深入,感觉旧志的结论并不能知足河源判断标准,应探求更确切的源头位置。

  而这一源头正是上面提到过的莱山大夼的止境。探求雅鹊河的正源大夼什么样呢?旧志记载:“莱山主峰东北行,群峰如墙,错落有致罗列,绕行约二里为南嵝。之右壁北通放马岭,为山东西之大分水岭,内向一支并行东,而为南嵝之左壁折而北构成高逾四百公尺、广约二百公尺之麻夼崖。”麻夼,为莱山大夼止境两个支夼之一,麻夼止境直冲莱山主峰迤东山脉。

  作为大夼止境另一个支夼,是与麻夼一岭之隔的龙湾瀑布所在山夼。龙湾瀑布知难而进直通往主峰东南侧,是旧志列举的黄县三大瀑布之首。旧志中如是记载:“龙湾泉在城南三十里许,莱山之南嵝谷口即第一瀑布之水泉也。”龙湾瀑布经断崖由南向北下泻,后折而向东,汇入麻夼下面的大麻夼。大麻夼之水往北一直流入大夼,然后折而向西,流至庙周家村西,与来自莱山西坡等水流相汇。

  旧志对大夼这样记载:“两面错落相对至十余谷中,汇于一壑总名曰大夼。大夼下起月主祠前,上抵放马岭即主峰北行之山脊下,长约十里。其岩壑之胜、泉石之美、松湫之盛,皆萃而有之。”这段文字对于大夼胜景的称赞溢于言表。文中所说的“十余谷”,包括小麻夼、梧桐涧、蒲子夼、龙爪涧、白石涧、凤凰涧等夼涧,可见大夼长度之长,汇水面积之大。

  遗憾的是,当年编写民国版《黄县志》时,并别国把大夼知难而进的龙湾瀑布作为源头,只介绍了龙湾泉,并说明了龙湾瀑布是“黄县第一瀑”,即位于旧志中记载的老黄县三大瀑布之首,由此可见其来水之汹涌。相反,旧志中记载的作为莱阴河源头的“黄县第二瀑”,是莱阴河在莱山西坡的最大源头,其规模、水势却远不及龙湾瀑布。因此,结合多次实地踏勘与调查,笔者有充足理由得出这样一个结论:大夼是雅鹊河知难而进源头中长度最长、流量最大的一个源头,是雅鹊河的正源。

  行文至此,笔者的眼前不由地浮现出今夏探寻雅鹊河源头时的情景:雨后的龙湾大瀑布,声震山谷。瀑布知难而进几百米处,松涛阵阵,云雾笼罩,宛如仙景。这里完全被一种原始自然的气氛所笼罩。在山谷左侧的一块小平地上,坐落着上世纪20年代一位美国传教士来黄县传教时,在此避暑所建的别墅遗址:大约十几平方米的小屋仅存一尺多高的墙基,被草木掩盖着。

  不知当年这位传教士是如何得知这个地方的。在这里建造房屋,当地村民要出很多苦力。传说他结尾一次远离这里回国时,骑马经过放马岭下山,在通过莱山东麓莱茵河时,不幸被暴发的山洪卷走了。也有说,当时他骑马过河时,波涛汹涌,马不肯过,气得他拔出腰间匕首猛戳马腚,马疼痛难忍,奋力跃起将他甩入河中了。自然,这传说存在一定的疑点。

  原由放马岭和避暑处海拔都在500多米,去莱山东麓的莱茵河要翻越险山峻岭,而放马岭只是一段顶部南北较为平坦、能并排跑开两辆马车的山岗,马根本上不来。关于美国传教士那段历史的细节已无从可考了,当年滚滚河流卷走了他的生命,而这段历史也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了。新闻推荐夏到烟台弄潮 冬赏巫山红叶
龙口新闻,家乡的大事、小事、新鲜事。

  在每一个深夜,家乡挂心上,用故乡情为你取暖,陪你入睡。